红莲冲了个热水澡,把身上的黑色杂质全部洗掉,只觉得神清气爽,肌肤光滑细腻犹如婴儿,她惊喜不已,在镜子前照了下,发现脸色红润,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红莲抚摸了下自己的脸颊,细腻有弹性,似乎随便一掐就能掐出水来,惊喜地道“这就是‘水韵丹’的功效吗,太神奇了,我以后就能容颜永驻了,还真有些梦幻。”

她说着说着,忍不住开心地咯咯笑了起来。

等她裹着浴巾走出卫生间后,只见陈飞宇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寺井千佳坐在一旁生着闷气,知道肯定是寺井千佳向陈飞宇讨要“水韵丹”未果,所以才会这么生气。

正巧寺井千佳也向红莲看去,发现红莲整个人都年轻了好几岁,本就容颜绝美的她,颜值又上了一层楼,不用说,这肯定是“水韵丹”的神奇功效。

寺井千佳心里嫉妒的同时更加的生气,瞪了陈飞宇一眼,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她肯定把陈飞宇给碎尸万段了。

红莲走到陈飞宇跟前,主动坐进他的怀里,眨着漆黑的眼眸,像个向大人讨要夸奖的小孩一样,昂起头道“看我现在怎么样?”

“美,真的太美了。”

陈飞宇眼睛一亮,红莲本来就属于颜值最顶级的女神,服用“水韵丹”后,更是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整个人都容光焕发。

尤其是她刚刚洗过澡,更是令陈飞宇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惊艳感。

红莲心中喜悦,微闭双眼,昂起小脑袋道“既然很美,那你还等什么?”

毫不掩饰的邀请。

陈飞宇心中一荡,和红莲拥吻在了一起。

寺井千佳心里吃味,再加上没得到“水韵丹”而心里不爽,她怒哼一声,起身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而且走的时候,还特地加重了脚步,黑色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以此来告诉陈飞宇她心里的不满。

等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寺井千佳突然发现客厅里好像没有了动静。

她心里奇怪,悄悄走了下去,只见客厅里早已经空无一人,只在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

寺井千佳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我们去外面吃饭了”。

字体清秀婉转,明显出自红莲之笔。

“出去吃饭都不说喊我一声,不知道我也饿着肚子没吃饭吗?”

寺井千佳差点气炸了,把纸条给撕了个粉碎。

接着,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回想着自己这些天来反常的表现,揉了下太阳穴,摇头道“再这样下下去,我都快变得不是我自己了,连喜怒不形于色都快做不到了。

难道陈飞宇真的是我命中克星?

不行,我必须得尽快离开陈飞宇,否则的话,我一定会变得更加不像我,说不定还会沦陷在这里。”

突然,她手机响了一下,随手拿出来一看,只见是北野千景发来的讯息,问她现在打电话是否方便?

回复了一个“是”字后,很快,北野千景便打来了电话。

接通之后,寺井千佳好奇问道“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非得打电话来说?”

手机里面传来北野千景兴奋地声音“小姐,根据我们这些日子来不断的实验,我们已经分析出了‘蚀精丹’的主要成分,距离研制出解药,已经用不了太长时间了。”

“是吗,消息确定吗?”

寺井千佳惊喜不已,这几乎是她这段日子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千真万确!”

北野千景兴奋地道“用不了多久,小姐就能离开陈飞宇身边了。”

寺井千佳嘴边兴奋的笑意突然僵硬起来,半晌说不出话。

“小姐?

小姐?

你怎么了,是不是陈飞宇在你身边,不方便说话?”

北野千景一直等不到寺井千佳说话,吓了一跳,声音也急促起来。

“我没事,就先这样吧。”

寺井千佳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一想到很快就要离开陈飞宇,原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她却觉得空荡荡的。

她坐在沙发上,神色一片迷茫。

却说陈飞宇和红莲离开别墅后,一路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叫做“心动”的酒吧。

无论陈飞宇还是红莲,都是武道强者,就算一整天不吃饭都不会感到饥饿,两人与其说是出来吃饭,倒不如说是来寻找“幽会”的感觉。

他俩来酒吧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点了两杯蓝色鸡尾酒。

严格来说,今天是红莲答应成为陈飞宇女人的第一天,对红莲来说是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

她软绵绵的靠在陈飞宇怀里,吃吃笑着和陈飞宇喝了一杯交杯酒,又时不时的口舌相交,半是情话半是缠绵。

红莲只觉得身心舒坦,笑道“原来找一个男人当依靠,什么都不想,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情,难怪那么多小女生都喜欢谈恋爱,这种甜甜的感觉真是让人上瘾。”

“所以说你早就应该当我的女人。”

陈飞宇抚摸着红莲的秀发,道“那样的话,你早就体会到这种沉醉的感觉了。”

红莲吃吃而笑“也不知道我那个不是人间烟火的表妹,什么时候才能体验到这种感觉。”

虽然说在女人面前提起另一个女人是大忌,但是很显然,红莲和琉璃不在此列。

陈飞宇也不用担心红莲吃醋,大大方方地道“总有一天我会让她体会到的。”

当然,他说这句话是前提,是琉璃还停留在“传奇后期巅峰”境界,如果琉璃早早成为“先天”级别强者的话,那他跟琉璃之间的差距就更大了,再想征服琉璃,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好啊,我等着看琉璃沦陷在你手里的那一天,让我看看她这种九天之上的天之骄女,跌落凡尘后会是什么样子,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红莲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问道“对了,你这段日子见过她没有?”

“没有,杳无音讯。”

陈飞宇苦笑一声,自从在中月省跟琉璃分开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琉璃,甚至连一丝有关琉璃的消息都没听到。

佳人渺渺,不知所踪,徒留一抹相思。

红莲媚笑道“无妨,她当初能特地赶去中月省救你,就证明你在她心中的地位不一般,如果她哪天想见你了,总会回来找你的。”

陈飞宇性格一向主动,他可不是那种傻傻的等着对方主动回来的人,他打算等柳家的事情一了结,就开始去寻找琉璃。

既然早已经打定了注意,便不再纠结,陈飞宇笑道“先不提琉璃了,比起远在天涯海角的佳人,我觉得更应该珍惜眼前的可人。”

说着,他已经搂紧了红莲。

红莲心中一暖,再度确认了,成为陈飞宇的女人真好。

突然,只听数米外传来“咔嚓”一声,陈飞宇和红莲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是拍照的声音,而且声音微不可查,再加上酒吧里这么嘈杂的环境,如果陈飞宇和红莲不是武道强者的话,绝对听不到。

红莲依旧靠在陈飞宇怀里,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因为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陈飞宇都能处理好,啊,有一个能全身心依靠的男人,真是轻松舒服。

陈飞宇扭头向声音处看去,只见一个长相普通身穿名牌的青年,正拿着手机望着这边,也正是他在偷偷拍陈飞宇和红莲。

青年发现陈飞宇向他这边看来后,知道被发现了,神色一慌,连忙把手机装起来,低下头快步向楼上走去。

陈飞宇嘴角冷笑,他已经认出了对方,虽然不知道青年叫什么名字,但是陈飞宇曾在拍卖会上见过对方,当时青年曾站在明宇昂的身后。

换句话说,那名青年是和明宇昂一个圈子里的京圈二代。

“飞宇,他跟你有仇?”

红莲轻声问道,虽然她没怎么看,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刚来燕京,见都没见过对方,所以只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和陈飞宇有仇。

陈飞宇笑着点点头“如果没猜错,他应该是明宇昂的跟班,估计想耍什么花招,待会儿我会让他把照片给删掉。”

红莲在陈飞宇怀里笑的花枝乱颤“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很显然,她丝毫不担心被别人偷拍,因为她知道,陈飞宇能轻松摆平。

却说那名青年急匆匆上二楼后,确定陈飞宇没跟着上来,露出兴奋之色,嘿嘿笑道“陈非竟然也来了这里,活该他倒霉,我得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明宇昂大少才行。”

说着,他急匆匆向二楼走廊尽头的包厢走去。

他叫孔家鸣,和明宇昂一样,属于京圈的官二代,同时也是明宇昂的小弟。

今晚他跟着明宇昂几个京圈大少一起来酒吧喝酒,放松的同时商量着如何把陈飞宇赶出燕京。

喝到半途,孔家鸣突然去吧台有点事,正巧在酒吧角落看到了陈飞宇和另一个美女姿态亲密地抱在一起,当即兴奋地拍了张照片,这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很快,他便走进包厢里,明宇昂和三四个京圈大少分别搂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喝酒。

孔家鸣急匆匆走到明宇昂身边,立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兴奋地道“明少,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明宇昂见他一脸激动的样子,笑着抽了口烟,伸手在怀中美女光滑的大腿上抚摸着,笑骂道“怎么,是看到三条腿的蛤蟆了,还是看到两个脑袋的外星人了?”

怀中美女咯咯娇笑了起来。

“不不不,比看到外星人还要让我惊讶。”

孔家鸣兴奋地道“我刚看到陈非了!”

明宇昂惊讶道“当真?”

“这还能有假,我都拍了照片了。”

孔家鸣掏出手机,把陈飞宇和红莲的照片拿给明宇昂看。

“果然是他。”

明宇昂冷笑道“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自来!”

周围几名京圈大少纷纷一愣,他们在这里商量如何对付陈非,哪想到陈非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靠,天意啊!



  

章节目录

神针侠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小说只为原作者陈飞宇苏映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飞宇苏映雪并收藏神针侠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