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乐群堂里接风宴(下)

   虽说民间老话,“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可为人父母的,有哪个舍得找个穷女婿,让女儿吃苦受穷。

  别说是安陆州,就是在大明朝,亲王府的郡主想要“高嫁”,怕也不能。剩下的就是矬子里挑大个,寻富足省心的人家。

  王琪与沈鹤轩,说起来,两人共同点是“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王琪情况不必说,沈鹤轩虽是沈家长子嫡孙,可父母早逝,现在当家人是他嫡亲二叔。

  这般想着,道痴微微露出几分古怪。这样论起来,自己岂不是也是好女婿人选?上无父母、祖母年迈、有个姐姐成亲在即。

  唯一的区别时,王琪与沈鹤轩都是世家宗房子弟,成年后会以一个房头的身份,同叔伯们均分家产。即便一辈子无所事事,分到的家财也够他们一世嚼用。道痴么?不用等成年,名下已经有自己的产业,生母的三十亩嫁妆田,还有在外九房与顺娘均分后得的那六亩田。

  关于地租之类,道痴已经做过些了解,因湖广地处江南,庄稼可以一年两收,所以中田地租一石稻子;上田一石半。那三十亩嫁妆田先不论,只说外九房十二亩祖田的租子,在没有天灾的时候,一年能收上来十三石稻子的租子。

  稻子磨成米,出息只有七成,如此十三石稻子就是九石大米,米价是每石七钱,算下来一年的租子就是六两三钱银子。因大部分米都需要留下做口粮,能换银钱的粮食有限,基本没有什么银钱到手。

  外九房厨房里,只有一小缸大米,剩下的是换的小米。只因大米一石能换小米一石半,让家里多吃几顿干饭。

  想着这些,道痴心里竟生出几分思念来,想家中的祖母与姐姐,想西山上的老和尚与虎头。

  这时,便听到“哎呦”一声。是小陆炳,捂着肚子,小脸缩成一团。

  “怎么了?”道痴见他小脸泛白,不敢轻忽,带了几分紧张问道。

  陆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早饭时多吃了几块炸糕,肚子里闹得慌,怕是得去净房蹲一会儿!”

  道痴立时无语,开了门,给他指了净房的位置。

  陆炳捧着肚子,飞似地去了。

  道痴回头望了望上房,隐隐地传来阵阵说笑声。他不愿回去凑热闹,便踱步走到外头来。

  刚走进大成院,迎面正好过来个老嬷嬷,后边跟着许多提了食盒的俏丽丫鬟,大步流星地往乐群院来。

  见了道痴,老嬷嬷脚下一顿,道:“老奴奉王妃之命,过来送酒菜,王小公子切莫走远,稍后就要开席了。”

  道痴忙道:“谢谢嬷嬷提点,我只在前院转下,马上便回去。”

  老嬷嬷笑笑,带了丫鬟们继续往乐群院去了。

  道痴摸了摸下巴,这嬷嬷多半就是范氏口中所谓的“周嬷嬷”,令人奇怪的是的,她像是确认过自己的身份,可自己进来这小半日,并不记得曾见过她。

  道痴一边想着,一边环视大成院。

  明日开始,众人就要在这里学习。

  虽说对第一进院的两个藏书阁还有些好奇,可算下时间,席面该摆上,不好再耽搁,道痴便想要转身回去。

  这时,便听到“啪叽”一声。

  道痴顿住脚步,顺着声音望去,便就角门口趴着一个青衣小丫鬟,旁边歪着只红漆果篮,里面装了半蓝李子,还有不少散落在地上。

  还有三、五枚紫红的李子,滚到道痴这边。

  道痴弯腰拾起李子,走了过去。

  那小丫鬟像是擦伤了手,翻身坐起,捧着手腕,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不过八、九岁年纪,梳着双鬟,白白嫩嫩,看着十分可怜可爱。瞧着她提着果蓝赶路匆忙,当时从厨房那边过来。可是厨房竟然打发这么丁点的小丫鬟送东西,也委实不像话。

  道痴近前,将歪倒的食盒方正,将手中的李子搁了进去,又去捡其他掉落的李子。

  那小丫鬟这时才发现竟有其他人在,连忙手脚具用的从地上爬起来,眨着湿漉漉的眼睛望着道痴,满眼的好奇。

  道痴的视线从小丫鬟袖口处若隐若现的羊脂玉手串下滑过,一阵无语。无语是无语,到底不好与小孩子计较,便接着将其他掉落的李子捡了,放入果篮。

  须臾功夫,道痴便将散落的果子都装好。

  小丫头带了几分不自在,低声道:“谢……谢谢……”

  道痴晓得,自己不好再耽搁,得立时回乐群堂。可是这一果篮李子,足有四、五斤重,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来说,确实有些重。

  因此,他便道:“里院就要开席,这果子我帮你提过去可好?”

  小丫头满脸纠结,捏着手指头,奶声奶气道:“可是我……厨房大娘打发我送……”

  这小丫头,实在是太可爱。

  道痴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了捏小丫头的脸。

  小丫头眼睛瞪大滚圆,等道痴收回手去,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小脸立时通红,愤愤地瞪着道痴。

  道痴笑了笑道:“我来提东西,你若是想要进去,跟在我后边便好。”

  小丫头闻言,两眼放光,立时点头如捣米似的。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乐群院。

  路过净房时,便听到里面传出声音:“是王二哥么?”

  道痴应了一声,问道:“怎么还不出来,没事吧?”

  里面陆炳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王二哥,净房里没厕纸,二哥寻几张宣纸与我用,千万别叫人晓得,丢死人了……”

  他话未说完,道痴身后跟来的小丫头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里面陆炳听到,只当是道痴在笑,恹恹道:“王二哥你笑我,真是不厚道……”

  道痴回头看了那小丫头一眼,小丫头眉眼弯弯,用小手捂着嘴巴,肩膀一颤一颤。

  道痴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方冲着净房道:“我这就去取纸给你,莫急。”

  说罢,他回屋子里取了几张宣纸,隔门给陆炳塞了进去。

  这一过程中,小丫头都缀在他身后,满脸满眼好奇的模样。

  只是在陆炳推门出来时,她退到道痴身后,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陆炳皱着小脸出来,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满脸厌弃,道:“真是臭死了……二哥帮我同殿下说声,大家伙先开席吧,无需等我,我家去换件衣服就过来。”

  说完,他也不等道痴回话,便跑着出了乐群院。

  小丫头松了一口气,从道痴身后出来。

  道痴笑吟吟地看着小丫头,道:“殿下与蒋二郎都在,你就不怕?”

  小丫头挺了挺胸脯,奶声奶气地道:“怕甚么?我是奉命来给周嬷嬷送果子。”

  道痴见小丫头如此,便不在多话,提了果篮进了乐群堂。

  他刚一露面,便听到王琪扯着公鸭嗓道:“你同陆小子哪里淘气去了?席面已经摆上,就等着你们俩个。”

  原来众人已经不在堂上,而是转到饭厅入座。

  王琪的位置,正对着门口,因此道痴刚一进来,他便瞧见。

  饭厅门口,周嬷嬷带着丫鬟们侍立。

  道痴道:“实在抱歉,在外头耽搁了一会功夫。”

  他一边说话,一边进了饭厅。旁人都坐着,看不见他身后,周嬷嬷却是瞧出不对,不由瞪大眼睛。

  道痴只做不见,对周嬷嬷颔首致意,随即进了饭厅。

  见道痴是一个人回来,世子疑惑道:“陆炳呢?”

  道痴回道:“他方才在外头脏了衣服,家去换衣服了,让我转告殿下,先开席吧,无需等他。”

  世子笑道:“才将他放出去这会儿功夫,他就能淘气地脏了衣服,真是一眼看不到,都不消停。”这般说着,却没有提先开席之事。

  席上有两个空位,一个是刘从云与王琪间,一个是刘从云与吕文召间。

  道痴瞧出,这席间位置是按照方才堂上位置坐的,便在王琪右手边坐下。

  这会儿功夫,就有丫鬟奉了湿毛巾过来,低声道:“婢子服侍公子净手。”

  道痴听了,便伸出胳膊,任由她服侍。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道痴身上,看着他面不改色地受了美婢服侍,神色各异。

  看的道痴有些糊涂,他以为这个是大家都享受的服侍,不愿特立独行,才跟着受了,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的确是每人都有美婢服侍净手,可众人反应不一。毕竟是少年,面对美婢,多少有些“腼腆”。可除了陈赤忠外,其他人也都是长在富贵乡中,并没有什么失态之处。

  不过想着是王府里的丫鬟,态度都格外客气,不是“劳烦姐姐”,就是“谢谢姐姐”,像道痴这样眼皮都不抬,话也不应一句,还真是一个都没有。

  因道痴放在捡了地上的果子,手掌上沾了不少尘土,美婢擦拭得就格外仔细,躬身下来,一根一根手指的擦着。

  王琪在旁看着,只觉得身上有些受不住,忙紧了紧胯,望向道痴的目光,已经是羡慕嫉妒恨。

  道痴还真没分心留意手边的美婢,看似打量着席面,实际上眼角的余光一直望着门口。

  周嬷嬷牵着小丫头,穿过中堂,避到茶室去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神印王座

    最新章节:第二百二十三章 唯一的希望(下)
    斗罗大陆II最终定名为《绝世唐门》,已经注册完毕,欢迎大家先行收藏。当神印王座最后的辉煌绽放之后,我们的绝世唐门将在下周一开启。我相信,有斗罗大陆II这几个字的介绍就已经足够了吧。我已经创建好新家,等你们。

    唐家三少03-23 连载中

  • 全职高手

    最新章节:最后一次上传,完本感言。
    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是,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带着对往昔的回忆,和一把未完成的自制武器,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

    蝴蝶蓝03-23 已完结

  • 武动乾坤

    最新章节: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来【大结局!】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盘,握生死,掌轮回。
    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天蚕土豆03-23 已完结

  • 异世灵武天下

    最新章节:后续第二章: 天外世界
    穿越后,成为已死的废柴少爷,遇上了神秘老者南叔。 为亲情,为红颜,为身边最亲的人,陆少游从废柴一步步踏上强者之路。 强者之路,一路荆棘遍布,却也阻挡不住一颗强者之心。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传言武道巅峰,灵道极致,便能踏碎虚空。灵武双修,不世霸枭,既然来了,就要留下一世传奇。

    禹枫03-23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