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抓周宴抓破美人面(三)(求推荐

   出了正厅,王三郎便时时都带着道痴,兄弟两个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道痴想着昨天祖母的吩咐,便没有拒绝这兄友弟恭的戏码。这般斯文俊秀的兄弟两个,看掉了多少族人的眼球子。

  早先传着十二房闲话、背后幸灾乐祸那些,现下见状也有些没底。

  王琪跟在兄弟二人旁边,看着兄弟友爱的画面,摸着鼻子,心里酸溜溜的,只觉得碍眼。他一时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该埋怨道痴抢走了三郎,还是该埋怨三郎抢走了道痴。

  毕竟他与三郎往来的时间也就大半月,还只有每天在宗学里那几个时辰;与道痴却是吃住在一起几近一月。如今他也说不清楚,对这两个族弟,哪个更亲近些。

  只是他平素任性虽任性,也晓得轻重。三郎与道痴两个都是内敛的性子,不爱在人前卖弄,如今敢耍猴子似的,在族亲跟前上演“手足相亲”的大戏,也是无奈之举,不过是为了应对前些日子的流言。

  十二房从端午节前举家从任上回乡,还是头一回摆酒请客,不仅族中有头有脸的族亲都来了,就是没收到帖子的落魄户,也有腆着脸皮上门吃喝的。

  总之,热闹非常。

  虽说其中大多数人,道痴都是头一回见,不过也有几个面孔眼熟的,例如出继时在祠堂见过的五太爷、十一太爷与十太爷。

  五太爷与十一太爷两个没有在祠堂时做中人时的严肃,显得十分和蔼,对待三郎时尤其慈爱;只是转头对道痴时,笑容多少有些寡淡。

  对他们来说,眼前这两个即便是同父兄弟又如何?三郎的敏慧是族长都赞过,母族又在京城,前程可期;道痴已经出继外九房,即便苦熬科举,一个举人到头。外九房实是没有出进士老爷的风水,祖孙三代科举,却没有那个富贵命。

  十太爷则是狠盯着道痴身上的潞绸衣裳,阴阳怪气道:“看来外九房今非昔比,真的阔绰了。”脸上贪婪丝毫也不遮掩。

  道痴看着十太爷,目光冰冷。

  这次回家,王宁氏虽没说什么,燕伯私下里却跟他念叨了一回,十房的媳妇孙女前些日子没少往外九房跑,就是想打探十二房贴补了道痴多少银钱。话里话外提及十房的几个外孙女,想要给道痴说亲。

  十房太爷贪财,几个女儿没一个嫁的好的,为了索取高额聘礼,不是嫁给瞎子、瘸子,就是嫁给人做填房。王宁氏即便是疯了,也不会同她们家结亲。因她们歪缠,王宁氏与她们几乎翻脸,自己也被她们气的差点病倒,十房才安生下来。

  道痴对十房本没什么印象,即便听说他们曾窥视外九房家产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早年他们惦记外九房,是因外九房断嗣的缘故;可自己已经过继过来,十房的贪念还不息,道痴便有些不耐烦。

  只是他在府学,一时半会也顾不上家里。王宁氏又是个不爱麻烦人的性子,只要外十房闹腾的不过分,多半是自己受了。可谁晓得外十房那边会不会利令智昏,狗急跳墙。

  想到这里,道痴还是有些不放心,便跟三郎打了声招呼,过去寻王珍说话。

  王珍已经不在王青洪旁边,而是在同一个衣着鲜亮的中年人站在一处。

  见道痴过来,王珍笑道:“二郎是来寻我?”

  道痴点点头,道:“有几句话想同珍大哥说。”

  换做其他人,多是会知趣离开,留下地方让这二人说话,那中年人却稳当地站在那里,笑呵呵地打量着道痴。即便是面对王珍,他也只是端着长辈架子,没有寻常族人对宗房长孙的尊敬,随意道:“大侄子,这是哪一房的小辈?”

  王珍道:“汉大叔,这是外九房的二郎。”说罢,又对道痴道:“二郎,这是三房的汉大叔。”

  道痴心里有数,这便是绰号“王百万”的那位族中巨富王青汉。

  道痴依照规矩见了礼,王青汉笑眯眯地从袖子里摸出半把金瓜子,塞到道痴手上:“初次见二郎,我这做叔叔的身上也没什么能做见面礼的,只有这个,拿去买点心吃。”

  这金瓜子沉甸甸,每一枚都足有一钱多重,半把算下来足有二、三两金子。

  道痴刚想要送还,王青汉已经大笑着走了。

  道痴看着手中的金瓜子,不由皱眉,便听王珍道:“既是给你的,你就拿着。汉大叔就是这个脾气,不管是族中晚辈,还是外头世家往来人家的小辈,他都用这个做见面礼。在他眼中,半把金瓜子同半把铜钱没甚区别。”

  道痴也不是迂腐的性子,点点头将金瓜子塞进荷包,心安理得地受了这份小小横财,便对王珍提及外十房去外九房歪缠之事。

  王珍听得直皱眉,道:“将十房的外孙女说给你,他们倒是真敢想。十房往来的,哪里有正经人家。你同下人交代一句,要是十房再上门歪缠,便来宗房寻我。有我在,不会让他们放肆,你在王府安心读书就是。”

  这次王琪回来,王老太爷曾问及府学里的事情,除了王琪如何之外,还着重问了道痴在府学的表现。

  听说他同世子的乳兄弟投契交好的同时,还挑灯夜读为明年应试备考,王老太爷赞叹不已。连带着,王珍也对这个族弟越发关注,想要看看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有王珍这句话,道痴没什么再担心,便随口问起三房王青汉的事情。

  王珍说起王青汉时,面上依旧带笑,可话里话外的口气多少有些奇怪。道痴耷拉下眼皮,看来王青汉与宗房的关系确实有些微妙,只是不晓得王杨氏会不会发现这点。

  这会儿功夫,便见王琪过来,走到王珍跟前,道:“大哥,洪大婶吩咐我来请大哥过去。”

  王珍疑惑道:“去哪儿?”

  “三郎院子,方才叫了三郎过去,这会儿又寻哥哥,许是有事。”王琪回道。

  王珍虽满心疑惑,可想着既然三郎在,也没什么可避讳的,便对道痴点点头,随着王琪过去。

  看着王珍、王琪的背影,道痴挑了挑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王杨氏寻王珍,是想到对付王青汉的法子了吗?

  一时之间,三郎与王琪都不在,道痴有些无趣,便寻了个没人的角落想要静一静。

  没想到,角落里已经有人在了,还是个熟人。吕文召手中拿着一卷书,倚在墙上,眼神飘忽。

  道痴想着王琪说的“监吕”的话,嘴角不由抽了抽。吕文召已经察觉出有人过来,见到道痴,瞪大眼睛诧异道:“你怎么在这里?”

  难得这屁孩子脸上除了傲慢,还有这般生动的表情,道痴笑着反问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你,你,你不是应该闭门读书么?”果然是脑袋只有一根筋的家伙,没有寻思那些嗣子、嗣家的复杂关系。

  道痴道:“该读书的读书,该玩耍的时候玩耍,才是正道。”

  吕文召闻言,使劲地抓着书卷,手指头抓的青白,气呼呼道:“扯谎!业精于勤荒于嬉。读书的功夫都不够,哪里得闲去玩耍!”

  看来这山寨书呆子不是天生的,而是“望子成龙”的父母逼出来的。

  道痴无意做“知心大哥”去开解那个,便也不同吕文召辩嘴,从吕文召手中抽出书来,趁着这有闲的功夫,看了几页,巩固巩固功课。

  看着道痴将书页翻的“哗哗响”,吕文召神色复杂,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迟疑半响,道:“王三郎除了读书,也玩耍么?那可有人骂他?他是怎么读的书,作甚人人都夸他?听说他明年应童子试,人人都说他是青洪世叔第二,不仅童子试手到擒来,案首也跑不掉的。”

  道痴开始还笑着听了,听到后边,却觉得不对。什么叫“童子试手到擒来”?什么叫“案首也跑不掉”。这“人人”又是什么人?

  童子试虽只是科举第一关,可是要经过县试、府试、院试三场,其中变处颇多,即便是积年的读书人,也不敢保证自己下场后三关皆过。

  若是王三郎应试这几个月,出点别的事情耽搁;或者是顺利应试,可是失了案首,都不无可能。

  传出这些话来的人,居心叵测。这些话即便没有直接诋毁三郎,可是认谁听了,都会觉得三郎心高自大、年少轻狂。

  这传话之人,怎么都有“捧杀”之嫌。若是三郎榜上有名,大家会觉得理所当然;但凡三郎有半点挫折,那就要被当成是“浪得虚名”之辈。

  八成又是王青汉生的事端。看来他是认准了十二房,说什么也要将十二房搅合乱了,使得自家便宜参合进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神印王座

    最新章节:第二百二十三章 唯一的希望(下)
    斗罗大陆II最终定名为《绝世唐门》,已经注册完毕,欢迎大家先行收藏。当神印王座最后的辉煌绽放之后,我们的绝世唐门将在下周一开启。我相信,有斗罗大陆II这几个字的介绍就已经足够了吧。我已经创建好新家,等你们。

    唐家三少03-23 连载中

  • 全职高手

    最新章节:最后一次上传,完本感言。
    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是,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带着对往昔的回忆,和一把未完成的自制武器,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

    蝴蝶蓝03-23 已完结

  • 武动乾坤

    最新章节: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来【大结局!】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盘,握生死,掌轮回。
    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天蚕土豆03-23 已完结

  • 异世灵武天下

    最新章节:后续第二章: 天外世界
    穿越后,成为已死的废柴少爷,遇上了神秘老者南叔。 为亲情,为红颜,为身边最亲的人,陆少游从废柴一步步踏上强者之路。 强者之路,一路荆棘遍布,却也阻挡不住一颗强者之心。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传言武道巅峰,灵道极致,便能踏碎虚空。灵武双修,不世霸枭,既然来了,就要留下一世传奇。

    禹枫03-23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