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句恶言斩亲情

   瞧着王崔氏竟然满脸关切,不仅道痴心中诧异,都旁观的王珍都觉得稀奇。

  这位不是最不待见道痴这个庶孙的么?怎么莫名其妙地“慈祥”起来?

  道痴安静地听着,并没有接王崔氏的话,只是认真地看着王崔氏,并没有主动开口询问到底与自己有何关系。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他虽是个尊老爱幼的性子,可也不会因对方上了年岁,就不做计较。即便他不是虎头,可也不是傻子,两世为人,到底是真正的善意、还是假装的善意,他还分得清。

  王崔氏的脸僵了僵,叹了一口气,道:“当年是我做主将你留在老家,说到底是我这老婆子亏待了你,你怨我也是应当的。”

  道痴垂下眼帘道:“无怨。”

  压根就没关系的人,就算他占了这壳子,欠的也只有死去的崔姨娘与抚养他长大的大和尚。十二房的其他长辈,早在本主夭折时,骨肉名分的大义就没了。

  他能走的这么洒脱,庆幸还来不及,再提抱怨之类的,可就是自寻烦恼。

  观其王崔氏平素行事,最是偏执的,不待见他就不待见的,怎么又旧事重提?又没有避着王珍?事出反常即为妖,道痴心里多了提防,越发留心王崔氏的神色。

  王崔氏面露哀痛,道:“我晓得,你还是怨我。我当时也是没法子,你是我的孙子,你生母又是我亲侄女,我哪里就真舍得?可那会功夫,家里乱糟糟的,大姐儿与三郎的身体又不好。家里就有些闲话……”说到这里,已是红了眼圈:“我是个指望儿子、媳妇吃饭的寡老婆子,我又能如何?因大郎、二郎夭折,三郎他娘本就怨我。三郎又是他的命根子……我只能忍痛留下你……”

  道痴只垂眼听着,依旧不接话。

  这就是“真相”,可笑之极。谁不晓得十二房王青洪是出了名的大孝子,十二房老太太说话有一无二。

  这般遮遮掩掩地说出来,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就要恨死三郎与王杨氏。因为话里话外,王崔氏虽承认了做主将道痴留在老家的是他,可出发点是为了三郎与王杨氏。

  这老太太看来还真是厌了自己,想让自己离十二房远远的。自己与王三郎交好,碍了这老太太的眼了,能忍到现下才发作,也不容易。

  道痴心中暗暗好笑,老太太这点心思,瞒不过人去,只是奇怪她为何不避着王珍。如此挑拨离间,毕竟不是光彩事。

  王珍在旁听着,也皱眉不已。

  不管王崔氏说的是不是实情,既然去年压下没提,为何再次说起?不管到底是不是为了三郎,也不该再将实情摆出来,影响兄弟两个情分。

  有些事情,是不好撕巴开的,还是糊涂些好。

  道痴能与三郎兄弟无嫌隙,宗房是乐的如此。这说明十二房将来有个明白人当家,道痴行事大气,以后也容易更进一步,不会被出继身份落人口舌。

  王家能百年不衰,也是族人互相扶持帮衬的结果。即便宗房势大些,可也没有压制过其他房的族人。

  想到这里,王珍望向道痴。

  道痴的脸上淡淡的,并没有他与王崔氏所预料的悲愤恼怒等情绪。

  王崔氏擦着眼泪道:“你要是心里有怨,是说出来,我老婆子给你赔不是。千万不要迁怒到三郎身上,三郎是个质朴的。”

  话里话外,道痴反而成了藏奸的,是给王珍听。

  到底是内宅妇人,以为这样挑拨两句,王珍就会被道痴有成见。却不想想,道痴现下在什么地方,入了王府一年半,要是道痴还天真浪漫,宗房才会失望。

  道痴觉得无趣,起身道:“都过去了。那是多年前的事,我实在不记得,所谓怨恨当然也就是无稽之谈。伯祖母病的不清,这话我都听糊涂了。”说到这里,看着王珍道:“大哥,还是使唤赶紧往京城送信,请洪大叔早些回来的好。省的……洪大叔反而要埋怨大哥……”

  王珍本以为王崔氏真的病重,想起庶孙来,才亲自去王府接了道痴过来。

  可这唱做俱佳的,除了头上系着的头巾,哪里还有生病的模样?看来生病不过是借口,趁着王杨氏与三郎不在,在道痴跟前挑拨离间才是真。

  这老太太的心太狠了,已经出继出的孙子,还用得着如此?就算三郎与道痴关系好些,受益的也不单单是道痴。更没想到的是,到了最后,竟然直白地挑拨起他与道痴的关系。

  难道宗房看重二郎,就这么让王崔氏受不了?她以为她不说,王氏宗族都要以她的喜恶为喜恶?

  王珍的脸一下子黑了,道:“正该告诉洪大叔,我回去就修书一封,使人快马加鞭送到京中,请洪大叔赶紧回来。”

  王崔氏闻言,脸色一白,忙道:“何至于此,我歇几日就好了,不劳烦大郎。”

  王青洪如今在京走动,正是起复的关键时候,要是王珍真将王崔氏病重的消息递到京中,王青洪就得放下一切回乡侍疾,否则就是不孝。

  王珍心中虽恼,可也晓得轻重,不过是口头上吓吓王崔氏。

  道痴当然也晓得老太太压根没病,只是抽风地想起他来。想着王宁氏听说王崔氏病重时的担心,对比王崔氏现下的做作,道痴越发懒得搭理王崔氏,便对王珍道:“大哥,下晌还有课,小弟先回王府了。”

  王珍也被王崔氏这突如其来的“慈爱”弄得腻歪,起身道:“我那边也离不开人,与二郎一道走。”

  王崔氏忙道:“慢着,先别走。”

  道痴与王珍都望向王崔氏,王崔氏从枕头下摸出个荷包,打开来,里面是枚拇指大的羊脂玉观音。

  她叹口气,看着道痴道:“不管你怨不怨我,我是真觉得亏待了你。你到底是我家骨肉,纵然现在归了九房,我心里也盼着你好。这个观音,是使人在佛前开了光的,我也供着念了八十一遍经,希望它能保佑你平平安安。”

  道痴不由皱眉,他是真不稀罕这玉观音,可是又有“长者赐、不可辞”这句话。

  见他依旧不接话,王崔氏望向王珍。

  王珍没法,只能劝道痴道:“既是叔祖母一片心意,二郎就收着吧。”

  要是王崔氏给金银钱财之类,还能将王宁氏推出来做借口玩具;如今一个小物件,受了又有什么。

  道痴忍住心中不快,双手接过道:“谢伯祖母赏赐。”

  王崔氏这才眉头舒展开来,道:“对了,还有一句话,我也多嘱咐你一句。你的八字,一直是老婆子的心病,老婆子打听了几处,总算有个眉目。你八字纯阳,又是火命,最忌讳阴人阴地。北方属水,往后避着北方,就可保一生平安喜顺。”

  道痴终于明了,原来作态半天,就为了这一句。

  王珍听得愣住,皱眉道:“叔祖母,算命的说二郎当避着北方?”

  王崔氏点头道:“这是这个话。若是寻常火命,还不至于避讳如此,二郎纯阳八字……”

  她一边说着,一边望向道痴,却被道痴眼中的森森寒意惊到。

  转瞬之间,又是一阵平和,好像是她眼睛花了。

  王崔氏到底心虚,低下头道:“我也没法子,我只盼着二郎平安。二郎小时候的情形曾瞒过旁人,可你娘就见过一次的。请了几个大夫,都说是魂魄不全。在外头养了这些年,总算好些了,要是再要个闪失,可不是要命。”

  王珍有些糊涂,不过听到自家老娘都扯进来,当年的事情他知晓的不全,倒是不好再说什么。

  道痴平静无波道:“伯祖母这份好意,孙子收下了。”

  王珍心里乱糟糟的,没有发现道痴平静之下的怒火。

  等出了十二房,王珍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二郎,若是真如此,可怎么好?”

  天命五行之说,可敬可畏。

  道痴道:“大哥是个明白人,还没看出来,里面那位折腾半天,就会最后那句话,就不想让我进京罢了。拉来大哥做个见证,看着话风能不能透到我祖母耳中。若是我祖母没听到,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其他人传出来。我祖母固然不信,可众口铄金,父亲又是亡命在进京路上,祖母心有余悸,怕是会拦着我进京了。”

  他这样一说,王珍哪里还反应不过来。

  他睁目结舌道:“这是为何?”

  道痴没有回答,王珍自己想到了,黑着脸道:“就为了你院试比三郎成绩好?”

  尽管从头到尾只是旁观者,可王珍心里也怒了。

  道痴今年才十三,就已经取得秀才功名,照这样考下去,而立之年考中个进士,也不稀奇。

  王崔氏说的那句话“避着北方”,其心可诛。会试在京师,真要“避着北方”,那就乡试后就要放弃科举。

  他回头望了望十二房大门,咬牙道:“这老太太莫非是疯了?你是好是坏,碍着她什么了,这样折腾?”

  道痴摊手道:“大哥问我,我又问谁。要是我生而知之就好,能晓得小时候到底哪里惹了她生厌,十数年过去,依旧半点见不得我好……”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神印王座

    最新章节:第二百二十三章 唯一的希望(下)
    斗罗大陆II最终定名为《绝世唐门》,已经注册完毕,欢迎大家先行收藏。当神印王座最后的辉煌绽放之后,我们的绝世唐门将在下周一开启。我相信,有斗罗大陆II这几个字的介绍就已经足够了吧。我已经创建好新家,等你们。

    唐家三少03-23 连载中

  • 全职高手

    最新章节:最后一次上传,完本感言。
    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是,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带着对往昔的回忆,和一把未完成的自制武器,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

    蝴蝶蓝03-23 已完结

  • 武动乾坤

    最新章节: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来【大结局!】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盘,握生死,掌轮回。
    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天蚕土豆03-23 已完结

  • 异世灵武天下

    最新章节:后续第二章: 天外世界
    穿越后,成为已死的废柴少爷,遇上了神秘老者南叔。 为亲情,为红颜,为身边最亲的人,陆少游从废柴一步步踏上强者之路。 强者之路,一路荆棘遍布,却也阻挡不住一颗强者之心。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传言武道巅峰,灵道极致,便能踏碎虚空。灵武双修,不世霸枭,既然来了,就要留下一世传奇。

    禹枫03-23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