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的三十五章 聚散离合终有时

   崔皓初三就离开安陆,临走之前,给道痴留下湖广提学的名帖。道痴想要贡生名额,用这个就可以去寻提学。

  国子监的贡生正常入贡的时间在三月,可是京城现下还没有动静。道痴当然不可能先抛下王府这边,直接去京城,这帖子留在手中,倒是并不着急用。

  王青洪为广西参政,衙门在南宁,距离安陆两千多里路。正月初六,王青洪便带了妾室冯氏、通房碧云启程。

  王氏族人,不少过来送行,宗房王珍、王琪兄弟也到了。

  这众多巴结的姻亲族人中,王青洪挑了两个性子老实的族侄随任。他出仕多年,对于官场上的各色往来也熟知。除了同僚上级之间明面上的往来之外,女眷往来,小一辈往来,都有学问在里头。

  王杨氏虽不能随他赴任,可有个落落大方的冯氏,不见卑弱,可以替他应酬官眷;两个侄子,并不需要他们多伶俐,只要老实本分就好。

  直到王青洪出了大门,上了马车,道痴也没有露面。

  王琪见状,不由差异,低声问王珍道:“大哥,二郎怎么没来?”

  自从年前出殡回来,他因带服的缘故,不好随意去旁人家,还没有见过道痴。

  王珍道:“早在洪大叔回乡后,那边叔祖母就放出话来,二郎课业要紧,能不出来应酬就不出来应酬。”

  王琪闻言,不由皱眉。

  王珍瞥了他一眼,道:“晓得你与三郎好,可是十二房的事还是少参合。叔祖母忍到现在已经不容易,多少出继出去的孩子,半辈子见不到先头家人。”

  王琪嘟囔道:“三郎晓得会难过。”

  王珍拍了他一下,道:“若是不平,这话到二郎跟前抱怨去。”

  王琪讪笑道:“二郎也是我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还是闭嘴吧。”

  虽说不知道王宁氏为何说那些话,可是老太太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这样做肯定有什么用意。

  想到这里,王琪望了望女眷簇拥着的王杨氏。会不会是因王杨氏?

  王杨氏不随丈夫赴任,要留在安陆。王宁氏对她有忌惮也说得过去。

  王青洪是王氏宗族中的名人,就连不爱人情往来的八太爷,都拄着拐杖去送行,王宁氏哪里不知道消息。

  王崔氏偏心的厉害,王杨氏不是善茬,可王青洪毕竟是道痴生父。

  从早起,王宁氏便犹豫,到底该不该叫道痴去送行,可是看着孙子坐在窗前、专心致志读书的模样,老太太的心就平静下来。

  自己若是舍不得这张老脸,顾念那点名声,那以后就还会有那边的糟心事,使得祖孙两个不得清净。另外,人容易得寸进尺,要是那边瞧着他们祖孙好说话,还不知往后会有什么手段。

  以王崔氏的心高,哪里能容得了已经出继的孙子强过她的心肝嫡孙?

  再想想王杨氏的手段,老太太只觉得心寒。偏生两个舅舅,一个已经走了,一个过了元宵节也启程,都指望不上。

  这个时候,老太太倒是真心盼着早点同孙子进京了……王琪随着王珍在十二房送行完毕,到底没忍住,溜到外九房。

  王宁氏见他瘦了一圈,心疼还来不及,哪里会计较他服中登门?忙吩咐燕嬷嬷,给他们小哥俩准备茶水点心。

  王琪进了东厢,看着书桌上摊开的书,还有墨迹未干的几张文稿,咂舌道:“还在节中,二郎也太用功了。”

  道痴苦笑道:“明年就是乡试之年,时不我待。”

  王琪撂下文稿,翻了个白眼道:“诚心气哥哥是不是?明年你才十五,等下一科又怎地?”

  道痴抚额,道:“早完早了,整日对着八股,拖下去不是更烦。”

  王琪闻言,瞪大眼睛道:“二郎竟是不爱读书的?”

  道痴看了他一眼,道:“若不是为应试,谁耐烦读这个?”

  王琪道:“哈哈,哥哥还以为你是爱读书。原来你也是个不爱读书的,怪不得你我兄弟两个投契,原来根在这里。”

  嘻嘻哈哈的,王琪没有提道痴为何不给生父送行,道痴也没有问王琪那一百二十顷地之事。

  只是聊着聊着,王琪略带惆怅道:“早先盼着放假,现下倒是有些想王府了……”

  过年对旁人家来说,是没完没了的宴请应酬。可对外九房来说,寡妇门户,人丁单薄,往来的亲眷也有限,除了最初的几日,其他的时候又恢复安静。

  转眼,到了正月十六,道痴去送刘万山一家。

  刘万山给外甥留下的是一张八十亩良田的地契,两百两银子,还有一房下人的身契。

  道痴本不肯收,刘万山道:“你年纪还小,本当专心志学,不为外务分心,却是支撑门户,委实不易。我是你舅舅,又不是旁人,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为外甥尽尽心也是应当。长者赐、不可辞。你不必担心你祖母那边,老太太是个明白人,不会拦着咱们舅甥亲近。”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那盘银锭,道:“你能想着多为你姐姐置办嫁妆,是个有担当的,不过既是你生母的嫁妆,能赎就赎回来的好。至于这一房下人,是你舅母娘家那边出来的家生子,即便出京十多年,可也有亲戚朋友在京中老宅当差,你舅母给你,也是爱惜你。你进京时,带去使唤,有个跑腿的,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你那边住不开,就依旧留在这头,等什么赴京,带上就是……你那一房下人老的太老,小的太小,实不顶用……”

  道痴推不到,只能谢过。

  关于下人问题,他早就想过,可是也没有法子。宅小屋少,想要添置人,住的紧张不说,老太太还不愿意。

  就是崔皓留下的那两房人,也在新宅待着,还没有安排差事。

  见道痴没有再啰嗦,刘万山很满意地摸了摸胡子。

  因这房下人是任氏所赐,道痴少不得又专程谢过任氏。

  任氏则吩咐婆子,唤了那一房下人出来,拜见新主人。

  那房下人一家六口,男的叫周泰,四十来岁年纪,除了婆娘,还有四个儿女,长子大顺十七、八岁,次子二平十四、五,下边两个是丫头,一个十二、三,一个八、九岁。

  这一房下人,有健仆,有仆妇,有小厮,有丫头。就算外九房祖孙两个不喜欢人多,只留这一房下人在,例外就够使唤。刘万山夫妇选了这一房人赠下,也是用心。

  周泰一家低眉顺眼地给道痴磕了头,认了新主人。

  刘家的亲朋故旧不少上门送行,舅甥两个也就没有再得说话功夫。道痴同其他人一道,将刘万山一家送出城后,才又转回城里。

  因看到周泰一家,心有所感,道痴回王府前,就去了老宅。

  周泰一家即便是下人,可因是任家出来的,如何使唤他还要思量思量。崔皓留下的那两房下人,却无需顾忌许多。

  外九房的田,现下有三块,祖下传下的那十来亩,道痴生母嫁妆那三十亩,还有刘万山所赠八十亩。

  加上道痴已经与王宁氏商量好,打听市面上的田产,不这样零零碎碎地买下,挑块整地多买些。外人问及,也推到崔刘两个舅舅身上。

  燕伯年岁已大,腿脚不便,不适合巡庄。

  新宅中那两房下人,崔皓走之前,道痴已经见过。

  张大一家,赵四一家,都是崔皓从武昌府买的下人。一房出自官宦人家,一房出自巨贾之家。前者一家四口,后者一家三口。丁口倒是不多。

  按照崔皓的话来说,要是买外头的下人,还需调教,不如成手好。

  见到道痴过来,张大与赵四都迎了出来。

  道痴便吩咐张大打听良田之事,最好在两百亩到五百亩之间。然后又吩咐赵四置办铺面之事,古玩铺一间、成衣铺一间。

  两人都欢喜地应了。

  对于仆人来说,主家越兴旺,他们的日子越好过。

  道痴吩咐惊蛰给张大、赵四每人二十两银子,供他们两个开销,就离开了新宅。

  张大与赵四面面相觑,却也没有多嘴,恭恭敬敬地将道痴送出门。

  赵四心思活,道:“张大哥,公子为何不叫咱们家里的上差?”

  张大道:“许是公子家里不缺人侍候。”

  赵四“哈哈”两声,也不再多言。

  他们两个虽是大户人家出身,可谁也不敢轻慢新主。

  买下他们的崔爷可不是善茬,走前已经交代,若是他们敢因新主年少怠慢相欺,那下场只有一个死字。

  虽不晓得崔爷是什么人,可是既能从知府衙门与巨贾之家挑下人,那岂是寻常人能惹的。

  至于不让他们的女人与儿女过去服侍,怕是新主对他们还在观望中。

  两人心里都打定主意,一定要讨个开门红,办好新主交代的第一件差事……道痴原本打算送完刘万山就直接回王府,可因有那二百两银子与地契的关系,还是先回了一趟外九房,将这些交给王宁氏。

  王宁氏叹了一口气,将东西收好,道:“咱们欠你刘家舅舅的更多了。”

  道痴道:“祖母,孙儿都记得。等孙儿有一日出息了,定回报大舅。”

  王宁氏慈爱地道:“又要去王府了,记得我那几句,用功可以,却不许熬夜。要是读书伤了身子,我倒宁愿你做田舍翁。”

  道痴老实应了,看看外头时候不早,就带了惊蛰回了王府。

  等到乐群院,除了虎头未至,众伴读已经都来了,正聚在上房里吃茶说话。

  惊蛰去收拾屋子,道痴则直接被王琪叫到上房。

  王琪身上去了白孝,素服装扮。因王府都在孝中在缘故,大家这两年也是素服装扮,他看着倒是不惹眼。

  瘦了一圈后,人精神不少,要是不说话,也是翩翩少年,只是一说话就露底。

  招呼二郎进来,王琪就跟他挤眉弄眼道:“二郎,陈老大前几日去了武昌府,带了小美人回来……嘿嘿……”

  他笑得猥亵,真是白瞎了这张面皮。

  道痴见他这样子,都是哭笑不得。望向同窗们,陈赤忠越发从容,就像王琪说的不是他一样;刘从云则是笑着吃茶,作壁上观;倒是吕文召,反应不同,面带不忿,望向王琪与陈赤忠的面色不善。

  道痴看了一圈,心里疑惑,也不拦着王琪,任由他打趣陈赤忠。

  陈赤忠虽脱下道袍,可到底是在道门长大,也不羞恼,开口便是“天地阴阳”之道。

  王琪被噎住,吃了半杯茶道:“我是瞧出来,幸好陈老大还俗了,否则真要做了道士,也是糟蹋小道姑。”

  陈赤忠扫了眼王琪腰下,一副心中有数的模样,并不多言。

  王琪不知是羞是恼,涨红了面皮,道:“我在孝中,陈老大眼珠子乱瞄甚?”

  陈赤忠“呵呵”笑道:“我是觉得七郎新腰带不错,七郎以为我在瞧什么?”

  王琪憋了不行,站起身来,指着陈赤忠,悲愤道:“真是没天理,这才过了一个年,陈老大的面皮之厚都要赶上我……”

  陈赤忠尚未说话,吕文召有反应了。

  “碰”他重重地将茶杯撂下,站起身来,冷声道:“不知廉耻!”说罢,也不待众人反映,就气呼呼地转身出去。

  陈赤忠撂下脸,望向吕文召的背影,神情阴郁。

  被骂的糊涂,王琪想想自己这些日子见都没见吕文召,更不要说得罪,便问道:“陈老大,你什么时候得罪吕书呆?”

  陈赤忠轻哼一声,道:“谁晓得他作何抽风。”

  王琪与吕文召认识十多年,晓得他虽是唧唧歪歪爱计较的,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闹脾气。

  陈赤忠不肯说,二郎向来与他们走的远,肯定是不知道,王琪便望向刘从云。

  刘从云果然一副心知肚明的贱样,王琪忙凑过去:“大猫,爷不过歇了半个月,都成傻子了,快说说看,到底什么恩怨,使得陈老大与吕书呆相看两厌?”

  刘从云没有立时回话,而是看了眼陈赤忠道:“这是陈老大私事,七郎还是问陈老大的好。”

  王琪没法子,只好又凑到陈赤忠跟前,收敛了笑意,捶了他一下,道:“好啊,陈老大,你这是报喜不报忧。吕文召毕竟是吕家嫡长子,背后还占着一个吕家,可不好得罪。到底有何摩擦,连同窗之情都顾不得了?”

  不管如何,他同陈老大都有几分真交情在,不得不为他担忧。

  即便陈赤忠在王府,有世子可以撑腰,可吕家作为安陆四姓之一,得罪了实无好处。

  见他面露关切,陈赤忠神色稍缓,道:“七郎不必担心,并无什么大事,不过是话不投机。”

  见王琪满脸好奇,还要追问,他只好又补上一句:“初五那天吕老爷使人请我过去吃饭,话赶话的有些不投机。”

  大正月的,请儿子同窗上门做客,这不符合吕老爷的秉性。

  吕老爷可是出了名的无利不起早,人情往来,全看一个利字。就是亲娘舅借银子,都要打了借据、注明利息的主。

  吕家虽是安陆四姓之末,可这也是因吕家子弟在科举上不第,出仕全靠捐官的缘故。捐官入官场,升级艰难,当然比不得其他三家,在官场的靠山足。

  不过吕家官场族人势微,却能借到姻亲的力。

  想到这里,王琪心里大致猜出缘故,见陈赤忠一脸憋闷模样,却没有就此事再啰嗦。

  虽说王府腊八前就放假,可王夫人治丧时,其他人也都回王府协理,因此大家闲话的,都是过年这半月的趣事。

  吃了两盏茶,道痴有些惦念虎头,便就大家说了一声,从茶室出来。他想着去前面迎一迎,若是虎头还没来,就去西城的铺子寻虎头的堂兄打听打听。

  王琪听说他去迎虎头,也跟着出来。

  出了乐群堂,王琪就满脸八卦道:“二郎,哥哥晓得吕书呆为何恼了。”

  道痴问道:“为何?”

  王琪笑道:“吕老爷哪里是白请人吃饭的主?既盯着陈老大,肯定是有缘故。陈老大虽是孤家寡人,可名下有玄妙观与五百顷地。安陆地界,除了王府与四姓人家,就数陈老大田多。吕老爷八成是盯上陈老大的田了。”说到这里。他摸了摸下巴,似有所悟,道:“怪不得这大半年来,总觉得陈老大有些不对头,即便真是收用几个美婢,也不过是自家私事,何必闹得人尽皆知。看来是另有用意,怕是盯上陈老大的,不只吕家一家。他无心接受大户召婿,又不愿太得罪人,只好显得风流些。”

  五百顷地,价值几十万两银子。

  道痴想着陈赤忠收到玄妙观观产后,换下道袍留在王府,怕是他心里也明白,手中握着这些产业,若是不抱紧世子大腿,出去就能被人生吞活剥。

  陈赤忠看似粗犷,心里倒是个又称算的。

  兄弟两个出了府学,往王府大门去。

  没到大门门口,便见虎头迎面走过来。

  王琪见状欢喜,刚要招呼,未及开口就变了脸色,咬牙道:“这是谁打的……”

  虎头抬起头,顶着半脸巴掌印,看着道痴,泪眼在眼眶里打转。

  道痴的脸,一下子黑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神印王座

    最新章节:第二百二十三章 唯一的希望(下)
    斗罗大陆II最终定名为《绝世唐门》,已经注册完毕,欢迎大家先行收藏。当神印王座最后的辉煌绽放之后,我们的绝世唐门将在下周一开启。我相信,有斗罗大陆II这几个字的介绍就已经足够了吧。我已经创建好新家,等你们。

    唐家三少03-23 连载中

  • 全职高手

    最新章节:最后一次上传,完本感言。
    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是,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带着对往昔的回忆,和一把未完成的自制武器,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

    蝴蝶蓝03-23 已完结

  • 武动乾坤

    最新章节: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来【大结局!】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盘,握生死,掌轮回。
    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天蚕土豆03-23 已完结

  • 异世灵武天下

    最新章节:后续第二章: 天外世界
    穿越后,成为已死的废柴少爷,遇上了神秘老者南叔。 为亲情,为红颜,为身边最亲的人,陆少游从废柴一步步踏上强者之路。 强者之路,一路荆棘遍布,却也阻挡不住一颗强者之心。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传言武道巅峰,灵道极致,便能踏碎虚空。灵武双修,不世霸枭,既然来了,就要留下一世传奇。

    禹枫03-23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