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我是不会对实玖瑠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的

   “那、那个,同居、监视什么的……”

  羞红了脸的实玖瑠抬起了头,眼睛里还带着泪光地拼命摆着手解释道:

  “我、我只是未来人与楚轩之间的沟通桥梁,只是个联络人罢了。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上级’当然希望能够随时与楚轩保持联系。

  之前‘上级’就有和楚轩进一步合作的意象,但还没有制定好完全的计划。

  只是因为楚轩对‘既定事项’的影响程度出乎我们意料的大,所以才仓促地推出了这样一个解决的措施,先把沟通的渠道给建立起来……”

  嘛……说是这么说,最后还不是要和楚轩同居?

  难不成,大人版的实玖瑠看到楚轩和有希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了一起,然后双方就合作得异常愉快,所以才决定派过去的自己来色诱楚轩?

  “我很好奇……”

  眼镜反光的楚轩仍然保持着好像军人一样的端正坐姿,用一如既往的平板语气,不紧不慢地对实玖瑠问道:

  “你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咦?”

  楚轩毫不客气的问题让实玖瑠一下子楞住了,然后她脸上那原本已经开始退却的红潮再次飞涨了起来,急忙为自己辩解道:

  “没、没有,我具的没有说谎,请你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

  楚轩竟然毫不犹豫地就点了点头,那他又为什么……

  “但我并不相信你所传递的这些信息。”

  楚轩说出了好像是自相矛盾的话,虚子听得有些糊涂,但看似糊里糊涂只能依靠巨大的胸部来色诱楚轩的实玖瑠却已经听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不禁变了颜色。

  就算是实玖瑠自己,也不敢保证她的“上级”对她说的就一定是真话——尽管她相信“上级”应该是不会骗她的。

  “你之前所说的情况,表明了我这个异世界人在你们的历史记录中是根本不存在的,单是这一点就很有问题了。

  历史、过去,对于你们‘未来人’来说究竟代表了什么呢?

  如果说我的突然出现在历史中并不存在,那么你——朝比奈实玖瑠出现在过去难道就是历史上的必然了吗?

  这样的话,过去记录下来了未来人回到过去的消息,未来人发明时间机器,未来人回到过去并被记录下来,就会形成一个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的无尽循环。

  ——但从事实上来说,过去和未来之间并没有形成这种无尽的循环,那么就证明刚才的假设是错误的,未来人出现在过去并非是历史的必然,而是‘未来’的一部分。

  虽然从时间上的确是倒退了,但从物质上来说,却是一直前进的,即使运动状态和过去的某一时间点完全相同,也根本没有‘返回’过去的运动状态。

  在这个过程中,宇宙的‘熵’仍然是不断增加的,并不会因为回到了‘过去’而真的回到宇宙的‘熵’较小的那个时期。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推断出两种情况:

  其中一种情况,是你们所持有的历史记录并不会因为你们对‘过去’的改变而改变,但你们接下来的‘未来’却会。

  那么你们为了让未来向着符合你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就必须对照历史上记录,谨慎地行动,只改动必要的那几个关键点。

  如果改变过多,让‘过去’的发展远远地偏离了你们手中的记录,那么你们对于‘过去’的先知优势就不复存在了。

  而另一种情况,是你们在改变过去的同时,你们所持有的历史记录会跟着不断地发生改变,你们当前所处的‘未来’也会无声无息地瞬间发生变化。

  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这个异世界人只要进入了这个世界,在你们的历史上就会自动多出关于我的记录,这就与你的叙述不符了。

  还有一种不可能的情况,就是‘过去’无论如何改变都与‘未来’无关,但那样的话,你们这些未来人又为什么要花费大力气改变或维护‘过去’呢?

  不过三种情况全都有矛盾的地方,没有任何一种能够完全合理地解释你们这些‘未来人’的行动,因此只能是你们在某些内容上撒了谎,或者隐瞒了什么关键的信息。

  ——当然,我并不是在指责你们,就算我们双方是合作关系,也不可能完全暴露自己的意图和底牌。

  我只是想告诉你——

  如果真的想要合作的话,起码要再多给我透露一些真话。

  否则的话,我就会按照自己的判断行事。”

  楚轩反光地盯着实玖瑠,也对未来人一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虽然楚轩的意思还是倾向于合作而非对抗,这应该是个好消息,但实玖瑠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

  ——也许是因为自己竟然被‘上级’欺骗了而感到有些心灰意冷?

  不过在军队与特务系统里,这种事情简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了,她大可不必介怀。

  何况,欺骗她的那个人还是未来的她自己呢,通过自己骗自己的方式来达到欺骗别人的目的……这应该叫做自欺欺人吗?

  “那个……到底真相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有权限知道。

  不过你的要求,我会向‘上级’汇报的。

  在那之前,你可以不要再搞出什么别的大动作了吗?

  ——这次的期末考试比赛先就这样了。”

  实玖瑠尽管面容很是严肃,但她的声音却显得有些低沉,整个人也好像有些没精打采的,让虚子又忍不住开始同情起她了。

  “朝比奈学姐!”

  爱心一遇到楚楚可怜的实玖瑠就立即泛滥了的虚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叫了怅然若失的实玖瑠一声。

  “放心吧,我会负责看住楚轩和春日,不让他们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的!”

  实玖瑠对虚子露出了一个有些虚弱的微笑,十分感激地对她说道:

  “谢谢你,虚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能够安心一些了呢。”

  接下来,她又严肃地转过脸来望着楚轩,等待着他的最终答复。

  “好吧,我原本也无意在这个世界上搅风搅雨,其实你们大可不必这么紧张我。

  但就像我不会轻易地相信你们一样,你们也不会轻易地相信我,我们谁都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存问题去赌那个可能性。

  那么,在沟通与合作之中,了解对方的核心利益,明确双方的共同利益,也不失为一个加深互信的好方法。”

  楚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这也让实玖瑠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擅长的交涉工作这次也算是顺利地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她的“上级”和楚轩之间的事情了。

  “好的……非常感谢。

  那么,我搬去你和长门同学的公寓里的事情……”

  尽管实玖瑠现在的情绪很是低落,但她还是没有因为闹情绪而拒绝完成“上级”所布置的任务……之前被春日强迫,打扮成羞人的兔女郎在校门口发传单的时候也一样,也话这就是为什么未来人可以放心大胆地将监视春日的重大任务交给她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对于楚轩来说,有希本来就是资讯统合思念体派来的联络员兼监视者,就算再多出一个同样职务的实玖瑠,对他也是“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但是很可惜,就算春日并不在这里,还有虚子这个SOS团唯一的良心把着关呢!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完全不行!”

  虚子激动地大声打断了实玖瑠的话,甚至还引用了春日“完全……”的口头禅来强调了自己的反对态度。

  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

  宇宙人、未来人,一个两个的都喜欢往楚轩身边贴,这简直太狡猾了、太不公平了!

  因为……她和春日绝对不可能突然和家里说“我要自己搬出去住了”,就欢乐地搬出去和有希、实玖瑠、楚轩住到同一个屋檐下。

  如果是动漫或者轻小说之中,她和春日倒是有可能因为父母在外地工作,甚至“父母双亡,有车有房”的原因而独自居住,或者和SOS团的其他成员们一起住在名为“XX庄”的老旧公寓里,但这可是现实世界!

  “放心吧,虚子,我是不会对实玖瑠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的。”

  在虚子的身后,楚轩推了下反光的眼镜,淡淡地安慰了她一句。

  不过很遗憾,楚轩不仅没有安慰到点子上,反而却让虚子像被踩了尾巴的喵星人一样,浑身的毛发竖起,更加愤怒了起来。

  “啪!”

  虚子转过身来,迅速地走到了楚轩的身边,重重地一巴掌拍在了长条桌子上,另一只手揪起楚轩的衣领激烈地前后摇晃着:

  “什么不会做奇怪的事情!

  你难道还想要和朝比奈学姐也同居不成!”

  在强劲在振动之中,楚轩仍然面不改色,用被虚子颠得像是快没电了一样的机器人似的声音回答道:

  “当……然了……要让未……来人降……低对我的……戒备等……级,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始终置……于,他们能看……到的……地方。”(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神印王座

    最新章节:第二百二十三章 唯一的希望(下)
    斗罗大陆II最终定名为《绝世唐门》,已经注册完毕,欢迎大家先行收藏。当神印王座最后的辉煌绽放之后,我们的绝世唐门将在下周一开启。我相信,有斗罗大陆II这几个字的介绍就已经足够了吧。我已经创建好新家,等你们。

    唐家三少03-23 连载中

  • 全职高手

    最新章节:最后一次上传,完本感言。
    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是,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带着对往昔的回忆,和一把未完成的自制武器,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

    蝴蝶蓝03-23 已完结

  • 异世灵武天下

    最新章节:后续第二章: 天外世界
    穿越后,成为已死的废柴少爷,遇上了神秘老者南叔。 为亲情,为红颜,为身边最亲的人,陆少游从废柴一步步踏上强者之路。 强者之路,一路荆棘遍布,却也阻挡不住一颗强者之心。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传言武道巅峰,灵道极致,便能踏碎虚空。灵武双修,不世霸枭,既然来了,就要留下一世传奇。

    禹枫03-23 已完结

  • 武动乾坤

    最新章节: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来【大结局!】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盘,握生死,掌轮回。
    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天蚕土豆03-23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