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楚轩的巧妙指责

   “Servant~Saber,我以令咒下令:

  你的下一次攻击的绝大部分威力,将集中在以攻击轴线227米处为圆心,半径64米的范围内爆发。”

  “Servant~Saber,遵从您的命令!”

  “Ex——calibur!”X2

  一道巨大的光柱之后,是一个有如太阳般耀眼的光球,凭借着楚轩导航,阿尔托莉雅发射的对城宝具Excalibur,间桐家的魔术要塞被完全而彻底地定点清除了。

  在光球的亮度和威力逐渐减退的阶段,远坂一方就已经清楚地看见了,曾经的远坂邸的位置,只剩下一个比之前的港口仓库区还大的球形大坑。

  这一击的威力,让最叛逆的伊丽莎白?巴托里也不由得在暗地里咋舌,不过远坂时臣和言峰绮礼在看清了自己原来的Servant到底是怎么死的之后,反倒松了一口气。

  这种攻击最大的作用也许就是清除固定目标,施放的准备时间有点长,预兆也比较明显,而且单凭那个Servant自己的话,貌似无法精确地计算好攻击的轨迹。

  虽然这些“缺点”其实不会太影响这一招的实战效果,但“无敌”和“最强”在大家心目中的分量,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无敌”是让人完全提不起敌对之心,而“最强”只是暂时还没有被打败过而已。

  “辛苦了,这一击的威力……如果完全击中也许就不用其他人再出手了。

  不过很可惜,根据灵器盘的显示,Berserker仍然没有死亡,或许间桐家真正的魔术工房隐藏得比我们想像得还要深。

  但不论如何,我先将你所消耗的令咒补回来。”

  即使曾经亲眼目睹了上一次圣杯战争中的Servant的强大实力,言峰璃正依然对这一次EX级攻击的威力表示了由衷的赞叹,并爽快地将刚刚从楚轩消失的那一枚令咒给补充上了,至于奖励的那枚令咒,就必须等Berserker被确认消灭了才能够赋予他。

  在给楚轩补充令咒的时候,言峰璃正的视线不自觉地一直停留在了阿尔托莉雅那美貌而坚毅的面孔上。

  毫无疑问地,爱因兹贝伦家的Saber即使在所有传说中的人类英雄里面,其实力应该也是出类拔萃的,但她的真实身份却不能不让人产生极大的疑问。

  Excalibur……曾经使用这把剑四处征战并百战百胜的那位王者,竟然是一个如此娇小的少女吗?

  “敌人从地下出来了。”

  手上的令咒数目重新升为2的楚轩面无表情地推了下反光的眼镜,转移了偷看美少女的死老头言峰璃正和因为被人当作女性看待而觉得十分不爽的阿尔托莉雅的视线。

  而在炽热得让空气都发生了肉眼明显可见的扭曲的大坑底部,一个穿着好像婚纱一样的白色礼服,身材高挑的奇怪美少女在将近七十多米深的坑壁上不断借力,从坑里蹦了出来。

  另外,在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的男人,这两个男人的周围都飞舞着密密麻麻的奇怪虫子,但就是这些恐怖而又恶心的微小生物,却托着他们从坑底飞了上来,就如同神话中腾云驾雾的神仙一样。

  “哦呀哦呀……为何诸位这次竟然动了这么大阵仗,竟然想要将老朽的据点完全拔除掉。

  难道‘御三家’的另外两家已经达成了新的协议,打算将已经严重衰败的间桐家从圣杯战争中踢出局吗?”

  看清了来袭的敌人们之后,间桐一方的那个远坂时臣完全陌生的男人,用他很熟悉的口吻如此说道,而远坂时臣还算“认识”的那个好像曾经和他的妻子是青梅竹马的男人,则变得有些陌生了。

  虽然他之前已经听说,那个脱离了间桐家,脱离了魔术师世界的男人早在几年前就回到了间桐邸,并专心地为本次圣杯战争做准备,但是远坂时臣没有想到过去那个努力与命运。与血脉对抗的男人,竟然会以牵线木偶般的形象再次露面。

  远坂时臣皱着眉头,在两个感觉非常奇怪的男人之间来回看了看,然后有些不确定地对那个更像“人”一点的陌生男人问道:

  “你难道是……间桐脏砚吗?”

  对面的年轻男人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好像老头子一样乐呵呵地连声答应道:

  “没错没错,正是老朽。

  远坂家的家主,爱因兹贝伦家的圣女……还有圣堂教会的监督者哟,你们为何一同打上门来了?”

  虽然间桐脏砚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年轻人,但他那不紧不慢的语气,还有处变不惊的态度,的确像是一个人生阅历极其丰富的老人。

  言峰璃正对于在六十年前就是一副干尸模样的间桐脏砚为什么突然返老还童了这点还蛮有兴趣的,不过就在他开口之前,在联合作战中几乎就没有主动开过口的楚轩却意外地抢先对间桐脏砚说道:

  “我爱因兹贝伦家从未与远坂家联合起来施行阴谋诡计,我们只是因为间桐家严重违反了圣杯战争的正常秩序,才决定暂时停止圣杯战争,共同讨伐间桐家。

  间桐脏砚,你该不会忘记三天之前的深夜,你曾经做过些什么吧?”

  听到楚轩如此义正辞严的指责,间桐脏砚先是诧异了一下,然后又讨人厌地“呵呵”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不过,爱因兹贝伦家是最没有资格指责我的吧?远坂家……呵呵……

  嘛……不过事已至此,谁对谁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毕竟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这里有两个严重的误会,一个就是间桐一方和远坂一方对“三天前的深夜”所指代的事件产生了误会,另一个就是远坂一方对间桐脏砚所说的“爱因兹贝伦家是最没有资格指责我的”所指代的事件产生了误会。

  在间桐脏砚看来,远坂家和爱因兹贝伦家只不过是以他曾经在三天前的深夜,潜入冬木市民会馆里“非法”召唤第八个Servant为借口,打算先联手将间桐家从这次圣杯战争中踢出局罢了。

  而只要严重衰败的间桐家在这次的圣杯战争中没能取得圣杯,等看起来什么时候归西也不奇怪的间桐脏砚死后,再过六十年的下一次圣杯战争中,间桐家的后代应该已经完全变成了普通人,间桐家就自动被从“御三家”中剔除了。

  ——只不过远坂家和爱因兹贝伦家都不清楚,间桐脏砚凭借着不断更换身体,已经活了二百年,虽然现在他更换身体的速度过来越频繁了,但只要多“准备”些备用的躯壳,就算再活二百年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在远坂一方看来,间桐脏砚承认了他们的指责,也就是承认了从三天前的深夜里开始的,接连两天发生的模仿开膛手杰克的猎奇杀人事件,是他指使他的Servant——职阶为Berserker的开膛手杰克作下的,为了赢得圣杯战争他已经不择手段了。

  ——就像间桐脏砚自己所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只要他成功获得了圣杯,到底谁对谁的争论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而“爱因兹贝伦家是最没有资格指责我的”这句话,间桐脏砚的意思是他已经发现了爱因兹贝伦家在上一次的圣杯战争中就已经违规召唤过第八个Servant的事情,而他只不过是在重复爱因兹贝伦家之前所做过的事情罢了。

  如果他是因为这个理由而被其他人共同讨伐的话,那早在上一次圣杯战争的时候,爱因兹贝伦家就该被讨伐了。

  不过上一次爱因兹贝伦家的作弊行为直到最后也没有被任何人抓到尾巴,间桐脏砚也只是推测出了那件事,但没有具体的证据,而间桐脏砚这次则是被其他人当场抓住了,那么也只能凭借实力来硬杠惩罚了,所以他也懒得再和爱因兹贝伦家进行无用的互相指责。

  但是在远坂一方看来,间桐脏砚的意思是虽然他指使自己的Servant袭击了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派出的“工作人员”们,但爱因兹贝伦家同样违规召唤出了第八个Servant,双方半斤八两,只不过爱因兹贝伦家和同样打了擦边球,收了身为原来应该“中立”的监督者的儿子当弟子的远坂家狼狈为奸,打算凭借着实力强行消灭间桐家。

  既然如此,那么什么都不用说了,双方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战败的那一方就是有错的一方。

  尽管间桐一方和远坂一方的误会是因为他们心里面都有鬼,但如果不是楚轩的这番指责非常巧妙地挑动了双方心中的鬼,再加上他已经直接毁掉了间桐邸,让双方的“仇恨”不可能再轻易化解了,这两个“老邻居”、“老朋友”谈着谈着还真有可能发现这其实是误会。(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神印王座

    最新章节:第二百二十三章 唯一的希望(下)
    斗罗大陆II最终定名为《绝世唐门》,已经注册完毕,欢迎大家先行收藏。当神印王座最后的辉煌绽放之后,我们的绝世唐门将在下周一开启。我相信,有斗罗大陆II这几个字的介绍就已经足够了吧。我已经创建好新家,等你们。

    唐家三少03-23 连载中

  • 全职高手

    最新章节:最后一次上传,完本感言。
    网游荣耀中被誉为教科书级别的顶尖高手,因为种种原因遭到俱乐部的驱逐,离开职业圈的他寄身于一家网吧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管,但是,拥有十年游戏经验的他,在荣耀新开的第十区重新投入了游戏,带着对往昔的回忆,和一把未完成的自制武器,开始了重返巅峰之路。

    蝴蝶蓝03-23 已完结

  • 异世灵武天下

    最新章节:后续第二章: 天外世界
    穿越后,成为已死的废柴少爷,遇上了神秘老者南叔。 为亲情,为红颜,为身边最亲的人,陆少游从废柴一步步踏上强者之路。 强者之路,一路荆棘遍布,却也阻挡不住一颗强者之心。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传言武道巅峰,灵道极致,便能踏碎虚空。灵武双修,不世霸枭,既然来了,就要留下一世传奇。

    禹枫03-23 已完结

  • 武动乾坤

    最新章节: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来【大结局!】
    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盘,握生死,掌轮回。
    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天蚕土豆03-23 已完结